我欲产粮卿且去,
明朝有意爬墙来。

我信了,我被彻底说服了

我唯一顾虑的只是,在那个遥远的未来,一切艰辛与苦难所磨砺出的壮美和深邃会不会不复存在

这个还要好好想想

评论

© 叫徒什么呢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