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欲产粮卿且去,
明朝有意爬墙来。

DRRR!!/他们说我死了。[龙之峰帝人中心]

❀迟来很久的动画完结贺&帝人诞生贺&无头毕业作

❀与原作结局设定有较大出入





这条街道的静谧和喧嚣,仍然留存在少年的憧憬中。



<他们说我死了。>



  田中太郎把所有的课本从桌斗里取出来,装进了自己的书包里。

  在他的左后方,有个男生正向几个围着他的女生大肆谈论着什么,兴奋的话语中偶尔能听清几个字眼,什么“独色帮”,什么“都市传说”。

  太郎手上的动作慢了些,却是在认真倾听着男生说的那些话。这是关于池袋最神秘的组织——“Dollars”的话。

  “……我表哥告诉我,自从那次聚会之后,Dollars的创始人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。而且,Dollars的网站和聊天室都被什么人封锁起来——大概是闭站了吧。”男生摆摆手,“结果到现在,网上流传的都是一些仿制网站,几乎没有人记得当初的Dollars是什么样子了。”

  “哎——”女生们发出了失望的声音,有一个甚至开始质疑:“那不就说明……”

  “是啊,其实Dollars说不定肯本就没有存在过!”男生一边发出了这个惊天宣言,一边信誓旦旦地铺排着证据,“网站也封掉了,Dollars的核心成员要么失踪,要么根本没人见过——到底有什么能证明Dollars曾经存在过呢?”

  一个女生突然插嘴:“可是——我也是听学长说的——Dollars的创始人以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哦,不管怎么细心抹除痕迹,总会有一些留存在日常里吧。”

  “据说那是个懦弱又胆小的人耶,”另一个女生噗噗笑着,“说不定是为了虚荣编出来的谎话呢?”

  田中太郎忍不住回头看过去,却发现那个男生面露得色,又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:“我说啊,那个人已经死了!”

  注意到教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,甚至田中太郎震惊地身子一颤,男生满意地继续说道:“那个人的朋友是黄巾贼的首领,后来他闹得太过,朋友实在看不下去,就出手……出手教训了他,哈哈。然后那个人就被无头骑士杀掉了,是制裁!”

  “无头骑士!”女生惊叹着。

  “死了哦?”那个之前提起Dollars创始人的女生嗤笑一声,转身拎起书包,“我要走了。”

  田中太郎回过头,静静地盯着自己的书包。他们还在笑着,说着,谈着他们并不知悉的事情,而自己明明握有事件的真相,却一点都不想与这些人分享。

  因为龙之峰前辈。

  他们说你死了。


  “这样不是很好吗?”

  帝人嘴上如此应着,手上娴熟地在书籍中翻找,不时挑出一本摞在旁边。

  “哪里好了?”纪田正臣靠着椅背,没坐多久就把脚翘在桌子上,他的旁边坐着三岛沙树,正捧着帝人泡的绿茶慢慢地喝。正臣随手拿了本帝人挑出的书摊在腿上翻开,看了几眼:“这是啥,旅游攻略?你要离开池袋了吗非日常爱好者龙之峰同学?”

  帝人把一摞书抱到桌上,自己拉开正臣对面的椅子坐下来,翻开其中一本做起了笔记:“他们说我死了……这也是我想要的结果的一部分啊。”

  正臣猛然间想起了当年的事,不禁打了个寒颤,“喂喂帝人,那么吓人的事居然真的目的明确啊,不是你亲口说的那只是心血来潮吗?”

  “这么说的话我建立Dollars也只是心血来潮哦。”帝人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。他的嗓音一直这么柔和,就像他的性格,近乎暴戾的纯真。他曾经亲手摧毁了一个自己创造出来的透明世界,可他现在看起来没有丝毫改变。

  “我不想死,所以我没死成;可Dollars要死了。”帝人翻了一页,随口说着,“不管这是我赋予的意识还是怎样——平和岛先生走了;赛尔提小姐也准备离开了;园原小姐的话……”帝人一顿,张了张口,却终究继续说了下去,“园原小姐的话,哪怕我不在她也会很开心吧。”

  帝人的语气满含欣喜,却是在自己的挚友面前对自己曾经的非日常告别。这些话是一生一次说给别人听的,帝人以后不会再提了。他憧憬和珍视的人,不说都随那一枪在他心中烟消云散,但已经不再是他所执着的一部分了。在事件刚刚过去时,帝人表现得过于平静,甚至让正臣感到未知的恐惧,直到他听见帝人亲口说:“都过去了正臣,那些只是我的心血来潮,我已经不再执着于池袋的非日常了。”

  那时正臣是放宽了心的。可跟他一起去探望帝人的沙树却在回程时说:“正臣,你要好好留意下龙之峰君哦。”

  “沙树,帝人已经说了他不会再做出这样的事了。”正臣轻松地说,“你不知道他一直都是那样,这次只是脑子不清楚了一小下。只是一小下哦!”

  沙树不再说话。可是她觉得龙之峰帝人……说是女人的直觉也好吧,给她一种很熟悉的感觉,就像现已失踪的折原临也,只不过相比之下他没有锋锐的棱角,或是藏得更深了而已。她相信正臣原本也可以感觉出来,但他对龙之峰帝人太熟悉,也对此太过自信,是那股熟悉感压倒了他所憎恨的人。

  于是此时,帝人的话让正臣猝不及防。他是在听到好友提起园原杏里时才意识到对方是认真的。正臣反应过来后,差点从椅子后面仰过去。

  “你真的要走?”正臣不可置信地站起来:“……大学呢?”

  “休学。”帝人斩钉截铁道,随即又笑起来,“反正正臣你也不在池袋了,这里……”

  正臣呼吸一滞。帝人的笑容太熟悉了,从小到大,从事件发生前到结束,正臣在帝人脸上看到的一直是这种温和带点羞涩的笑,让人找不到破绽。正臣忍不住后退几步,看着帝人微笑的脸,终于败下阵似的扶额:“啊,算了,随你去好了。”


  沙树是在帝人出院前单独找过他的,这事正臣不知道。那时帝人已经可以下床走动,沙树就是在他开窗通风时敲门进来的。

  帝人听完沙树说的话后,沉默了几秒,才开口说:

  “没有什么谁对谁错啊,三岛小姐。硬要说的话,是我不对。是我没有及时意识到我真正想要什么,以致于发现的太迟,伤害了很多人。但是三岛小姐,就连我也想不到我最终会做到这个地步。我仍然不懂自己,就像世界上任何一个人。”


  无头骑士等在路边。无人走过。

  她等得无聊了些,便习惯性地打开手机进入聊天室,可一个大大的“ERROR”跳进了屏幕,让她猛地意识到了什么。

  唉。她感到自己的头叹了口气。应该是错觉。

  在她视线所及的地方,终于出现了一个慢慢变大的黑点,挥舞这双手向她跑过来,嘴里一如既往欢欣鼓舞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:“赛尔提!我给你带了好多衣服哦在路上你一件一件穿给我看吧!你在等我吗!”

  无头马不耐烦地打了个响鼻。赛尔提·史特路尔森使劲给了岸谷新罗的腹部一拳,掏出PDA打字给他看。

  我并没有在等你啊。

  新罗捂着肚子呲牙咧嘴地凑过去看,然后缩回头顾自点点,恍然大悟似的说道:“啊啊我知道了,你是在等龙之峰同学是吧。”

  是啊。

  “是要跟他道别吗?”

  不是……是他说有话要跟我讲。

  “咦……不会是告白吧?完了赛尔提!你要怎么呜哇我开个玩笑而已——”

  你、你能不能正经一点啊!

  帝人来了……我先去一下。

  “啊……好嫉妒……我知道了我不说了。”

  身穿黑色皮衣的无头骑士离开自己的恋人,向天桥上的青年走过去。青年——龙之峰帝人背着登山包,手里挎着几个购物袋;登山包瘪瘪的,看上去并没有装什么东西,不像是要出远门的样子。赛尔提略有些惊讶,但已经先一步上前。

  有什么事吗?

  “我来拜托赛尔提小姐一件事——请帮我把这个带给园原小姐,”帝人开口说,“还有和赛尔提小姐道个别,我也要离开池袋了。”

  为什么不自己带给杏里呢?——赛尔提想到了什么,接着打上一行字——你是要去找临也吗?

  这次轮到帝人惊讶了。顿了一下,他若有所思地笑起来:“折原先生吗……去看看也好吧?”

  咦,不是去找临也吗?

  “嗯,本来是没有这个计划的。”

  那我能问一下你的计划吗?

  “赛尔提小姐是在担心我吗?”帝人咧了一下嘴,“不用担心了,所谓‘吃一堑,长一智’,那样的事情已经不会再发生了。——当然,如果发生了,那也不会是我刻意说谎。”他嘴角的弧度越发大了些,“毕竟这种事是不可预测的。”

  赛尔提静静地盯着他看了一会——至少帝人觉得她盯着自己——然后在PDA上打上一段话,伸手接过购物袋的同时递过去给他看。

  帝人扫过一遍后,也兴味盎然地输入了一段回复,又把PDA递回去,轻松地说:“那么赛尔提小姐,感谢你——你们一直以来的照顾。我们还会再见的。”

  赛尔提挥手,直到龙之峰帝人逐渐消失在天桥的尽头。

  她看着PDA——广义上的看——然后又收起来,转身走向等在下面的新罗,在空白的文档上说着:

  好了,我们走吧。

  “啊……啊啊,赛尔提!你觉得我们这样像不像私奔啊!只有我们两个人哦……在路上,嘿嘿……”

  我不会穿女仆装哦。

  “诶、诶!?这么说的话,另外一套魔法少女……”

  想得美!


  ——帝人,事到如今,我也不可能再多说什么了。你经历过的那些,我多多少少也听说了一部分,我只想说,你跟临也不是一类人。你是认真的——所以我们不想你也走上临也的那条路。你这几年里到底经历了什么让你变成现在的样子,我无从过问;可是你有可以回去的地方,不要再把自己逼上绝路了。

  ——这不像你的风格呢,赛尔提小姐。说实话,在跳出怪圈的这几年里,我反而看到了一些更有趣的事情,同时也才意识到有些执念并不如嘴上说的那么容易放下,于是我决定现在出发。我说不太清楚那种感觉,但我能确定的是,我已经陷进去了。至于绝路,我还没有死,不是吗?


  帝人不太确定自己对折原临也到底抱有什么样的感情,就像周围的人告诉他的那样,于情于理,帝人都可以讨厌他、憎恨他,甚至把自己的所作所为、一切失败的源头全部归结到临也身上——连黑沼青叶都放过。但帝人似乎对他没什么负面情感。当然一般他对谁都没什么负面情感。而且奇迹般地,帝人有些感激临也,直到现在。

  将这种人作为人生导师确实有些过了,这么说来其他人将一切罪恶都视为“折原临也”也比较过分,但人的第一印象如此,一个算不上善,一个绝对是恶,也足以造成不小的分歧。总之帝人不怪罪临也,相反还挺期待见他。于是帝人临时改道,估摸着一个大致方向重新上路,途间给九十九屋先生发去了一封邮件,不久后收到回信,按照上面的地址仔细找到了临也的所在地。

  帝人慎重地按响了门铃。

  出乎他意料的,是折原临也亲自挂响的门铃:“喂喂?”

  “折原先生,好久不见。”帝人说,“我是龙之峰帝人。”

  里面沉默了一会,居然是临也自己转着轮椅来开了门。他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变化,脸上的笑容与之前相比也并无二致。临也侧身把帝人让进去,等到帝人走到客厅中间,与玄关有一段距离时才关上并反锁了门,自己就靠着门板调整着轮椅的朝向,使自己能与帝人面对面。

  “我可不会伤害你哦,折原先生。”帝人的语气里带着些无奈。

  “啊啊,这个我知道。”临也眨了眨眼,“不过你这次来,应该不只是来叙旧的吧?有什么需要我这个人生导师帮助的吗?”

  “既然折原先生都这么说了,那么我也不客气了。”

  帝人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:“说实话,我自己来做这些事果然会感到底气不足,折原先生真是个再好不过的同伴人选了。”他干脆席地而坐,放下背包从里面取出一本笔记本,摊在地上推到临也脚下。

  “折原先生,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……”


  帝人敲响了门。

  “来了来了!这个时候会是谁呢,嘻嘻……”

  门稍稍开了个不小的缝隙,足够传出屋里响亮的喧闹声和让一个金发年轻女人伸出头来。她的脸上还留着未褪去的灿烂笑容,长得可以用“可爱”来称,是光靠相貌就能讨人喜欢的类型。她的声音充满蓬勃的朝气,让人联想到阳光、镀着金边的沙滩以及同类的任何东西。帝人说:

  “您好,是米莉亚·哈温特小姐……和艾萨克·迪安先生吗?”

  活泼的外国姑娘大声说:“还有艾妮思、切斯、菲洛、麦扎、杰库兹——”这时从门里的笑闹声中传来一个男人兴奋的声音:“米莉亚!有客人吗?”

  “是啊!艾萨克!”米莉亚用力喊回去。

  “有客人嘛,哈哈!”艾萨克的声音夹杂一阵大笑,“今天是个好日子啊,遇到的人都是老朋友和新朋友!入乡随俗。盖棺定论——快进来做客吧!”然后是屋里此起彼伏的“这不好吧?”“哪里不好了?”“是啊!”“什么是啊?”“是啊就是是啊!”“总之大家都是好人嘛!”和爆发的笑声。米莉亚完全打开了门——屋子很大,看上去可以容纳以数十计的人,而屋内的吵闹声也正印证了这一点——她兴奋地尖叫着拉过帝人的手臂,大叫着说:“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不过先一起来玩吧!”

  “啊啊啊——好的所以多谢款待……”

  被拉进去时,帝人不忘带上了门。


  为了一直处于非日常中,他只能不断进化——当无头骑士成为日常后,那就去寻找不死者;如果不死者也无法唤起他的激情,那就吸血鬼……世界那么大,总会找到他容身的地方。

  因为世界仍在不断进化。

  他的希望。


  “喂,你是田中太郎吧?”

  是那个提起Dollars创始者的女生。

  “我听龙之峰前辈提到过你。”

  ……她原来也见过龙之峰前辈啊?怪不得。

  “听着,我有一个提案,就现在。”

  

  田中太郎直视女生的眼睛。

  “重建Dollars。”两人同声说道。


  ——他们说我死了。

  ——他们,也包括你吗?

  


FIN.





另注:

  • 田中太郎确为NETA

  • 关于艾萨克和米莉亚的部分详细参照成田另一部作品《Baccano!》

  • 帝人对于其他人的称呼为我凭记忆和喜好所定,许有杜撰

  • 有关结局的私设(xin)——帝人已经放弃了池袋的非日常,但仍执着于广义的非日常,其自身用了相当一段时间才发现,于是有了这样的故事。至于后辈们,我主要想表达非日常的延伸,和都市传说的自我发展性。故事还在继续。

  • 最后,大概就此出DRRR坑了,如果再涉及到就是crossover和paro向

  • 最后的最后,如果有人感觉到我对临也的恶意,也许并不是错觉。

  • 以上。

评论
热度 ( 43 )

© 叫徒什么呢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