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欲产粮卿且去,
明朝有意爬墙来。

那些我深爱的[叶修生日贺]

  火红的流苏,

  矛锋,

  势在必得的光。

  皇冠,

  披风,

  王座;

  漫不经心的微笑,

  惊天动地的宣言。

  不变的神情,

  盛满了荣耀的眼。

  胜利后的欢呼,

  给敌人的喝彩,

  为同伴们挥舞的双手。

  飞扬的神采,

  怀中的虹。

  红色的队服,

  略有些苍白的皮肤,

  漂亮的手指,

  跳动的银色烟灰;

  富有节奏感的敲击声,

  每一声。

  每一个无可奈何的垂手,

  每一个若有若无的眼神,

  每一次孤军奋战的冲锋;

  在双核时代独自出入的身影,

  一人斗神。

  从不倒下的执着,

  不败的巅峰。

  轻笑,

  嘲讽的挑眉,

  举重若轻的温柔。

  打磨完好的零件,

  嵌入规整的空间,

  伞柄,

  千变万化。

  俏皮话,

  垃圾话,

  赞美的话,

  敷衍的话,

  发自内心的话,

  瞎话。

  他的每一次呼吸,

  他的每一下心跳,

  他的一举一动、所作所为;

  他的过去——

  他的荣光、

  他默默舔舐伤口的每个深夜,

  他的未来——

  他的辉煌、

  他无言吞云吐雾的每个傍晚。

  他穿皱了的有些发酸的外套,

  他珍而重之放在心中的回忆。

  他所在乎的、

  他所珍视的、

  他所不能抛弃的、

  他所深爱的,

  他的整个世界。

  拨开云雾后的霞;

  夜空中最亮的星;

  璀璨的火,

  光。

        

  叶修。

评论

© 叫徒什么呢 | Powered by LOFTER